梦网logo
ad-c-960-90

虚拟货币监管格局:日本争定价权 中美防风险

近期,以比特币作为赎金的黑客攻击事件引发了全球关注。一方面,比特币价格一年涨了260%,其他虚拟货币也层出不穷;另一方面,比特币的匿名性和“反侦查性”令各界担忧其或进一步沦为黑客的工具。同时,在日本、新加坡、英国、瑞士等,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进行的ICO(InitialCoinOffering)活动也不断兴起。

一时间,这股“去中心化”的力量扑面而来,往往滞后于创新的监管欲追不及。“全球来看,监管最为宽松的是日本、新加坡和欧洲地区,日本政府已经承认了以比特币为主的虚拟货币的合法地位,目前已向交易所和互联网公司发了十几张牌照,可以发行ICO。美国对于牌照的发放较为严格,各州立法不同。当然,各地区监管者对项目发起人或交易所对参与者的KYC(了解你的客户)和AML(反洗钱)的要求仍是必不可少的。”Qtum创始人帅初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Qtum此前成功发行ICO,同时接受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以支持“量子链”项目的开发。

圈内人士推测,之所以日本积极拥抱这一技术,旨在吸引更多比特币流到日本,由于比特币的通缩特性,随着虚拟货币价值增加,国家掌握的财富也越来越多,这好比是在争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定价权”。

比特币价格飞涨ICO引“VC革命”

截至北京时间5月16日,一枚比特币的价值为1725美元,年回报276%,这令全球投资者震惊。比特币是网络虚拟货币,每个比特币对应着一个根据复杂算法生成的方程组特解,就像每张人民币上的“唯一序列号”,有了这个号,就算拥有这枚比特币。其创始人中本聪在比特币网络中总共设置了2100万个待解的密码方程组,到2140年产出第2100万枚后,再不增加了。如今比特币的总市值仅约270亿美元,正因为它是通缩货币,因此投资的人越多,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在比特币兴起的同时,ICO也被认为可能是对VC(风险投资)的一场“革命”。帅初对记者表示,ICO改编自InitialPublic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一词。ICO是数字货币/区块链社区的产物,常见的ICO里,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向早期爱好者出售项目代币。项目团队通过ICO获取技术开发和市场拓展资金,项目爱好者通过ICO支持项目,同时也可在对应代币进入交易市场后选择交易退出。

帅初进一步解释称:“严格意义上来说,ICO更像是一种‘众卖’(crowdsale),不能将其与IPO直接对应,它和众筹有一定重叠,但区别在于众卖不涉及任何法币,我们主要以比特币、以太币为主。”

在业内人士看来,ICO可能将引发一场真正的VC革命。“在区块链领域,ICO募集资金已经超过4亿美元,VC截至目前可能只募了2亿美元。”帅初预计,未来ICO的募集规模会不断扩大。不过参与者有限,有特定行业属性,受众是非常垂直的。目前还不存在把募得的比特币换成法币的情况。”

“监督大于监管”

新生事物在发展的同时必然伴随着监管方案出台。纵览加密货币和ICO蓬勃发展的几个国家,大多抱有“监督大于监管”的态度。

“我们的ICO法律实体注册在新加坡,律师代表我们和新加坡政府进行沟通,政府要求我们做到的是对用户进行KYC和AML,同时要确保数据保护。”帅初告诉记者。

201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世界贸易水平的持续疲软,新加坡调整了战略发展方向,将建设“智慧国家”作为政府的重点发展任务,全面支持市场创新。为推进Fintech发展,新加坡政府于2015年8月在新加坡金管局(MAS)下设立金融科技和创新团队(FTIG)。同时在2016年6月提出了“监管沙盒”制度,允许传统金融机构和初创企业在这个既定的“安全区域”内试验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等创新。

日本监管方的态度也以开明开放为主。今年4月1日,日本内阁签署的《支付服务修正法案》正式生效,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支付手段合法性得到承认,在日本将有26万家商店接受比特币支付。当时比特币应声大涨。

从数据看,目前日本已成为全球比特币第一大交易市场。火币区块研究部数据统计,两周前全球各国比特币交易成交量排名中,日本成交量占比46.4%,其次是美国占比26.4%,而排名第三的中国的交易量则降至10%。

“日本发给交易所和互联网公司十几张牌照,可进行ICO。”帅初称,“结果就是更多比特币流动到日本,随着虚拟货币价值越来越高,国家掌握的财富也越来越多。”

相比之下,美国的监管态度较为谨慎,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牌照的发放较严格。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文件,首次把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定义为“大宗商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KaraStein已针对围绕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总账的炒作发出了警告;此前,SEC已经批准了在线零售巨头Overstock通过比特币区块链发行证券的计划;SEC主席MaryJoWhite指出正在积极地探索区块链问题,了解其具体影响。

3月10日,SEC驳回首个比特币ETF上市的申请。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因为比特币难以监管和监督。不过SEC也将在5月对此事进行重审。虽然业内认为通过概率不高,但一旦推出将影响重大,意味着其将作为标准化金融资产向所有投资者敞开大门。

国内监管办法或于6月出台

尽管这次“勒索病毒”事件本身不能与比特币画等号,但由于加密货币的价值和反侦察性,全球监管部门都无法掉以轻心。

那么,以比特币为目标的黑客攻击会否成为脱缰的野马?

“‘去中心化’意味着,透过网络的技术支持,比特币的制造和发行都不以对中央发行机构的信任为基础,转账和其他交易等甚至不需要姓名。”上海区块链初创企业BitSECEO钱德君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特币所有转账记录都可以在网络节点中显示出来。但是当比特币汇出后,如果黑客一直不动用比特币,那么仍是无法追查的。”

不过,帅初告诉记者,“黑客收到加密货币后,一定要通过交易所来兑换成法币,这就提醒国内监管者一定要加强对参与者的KYC(了解你的客户)和AML(反洗钱)管理,即使黑客拿到了加密货币,也无法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在现实生活中使用。”

记者与相关从业者交流后也发现,加密货币和ICO等都是因技术驱动带来的变革,全球监管动作并不多,且大都持观望态度。

一直以来,中国都积极支持金融科技的发展。5月14日,中国央行表示,已于近日成立FinTech委员会,以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将强化监管科技(RegTech)应用实践,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

此前,据中国央行披露,其对各大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约谈和现场检查后发现,不少平台违规开展融资融币业务,导致市场异常波动;并且这些平台均未按规定建立相关反洗钱内控制度。数据显示,自央行入场检查后,来自中国境内的交易量直线下降。目前,针对上述问题,央行关于比特币的两个管理办法正在推进中:一是关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管理办法,二是关于比特币平台反洗钱的规范,管理办法或于6月出台。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均为网络转载内容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中国梦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admin@zgmw.co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ad-side300-430
300-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