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logo
ad-c-960-90

男子被判无期徒刑后 女子每月探望苦等26年后结婚

对话人物:赵余权,男,51岁,湖南邵东人。曾被判处无期徒刑,2015年4月服刑26年后刑满释放。

王小阳,女,41岁,湖南涟源人。赵余权的妻子。

对话背景:

1989年,“混社会”的赵余权流窜到昆明,偶然认识了13岁的王小阳。当时,王小阳为了挣钱给弟弟读书,随亲戚到昆明做小工。一天,王小阳被几个小流氓骚扰时,赵余权出手相助。二人从此以兄妹相称。

赵余权后流窜到岳阳,因寻衅滋事牵出故意伤害、持刀抢劫等旧案,被判处无期徒刑,押赴永州监狱服刑。不久之后,王小阳出现在探视室,对赵余权说,“无论你在里面待多久,我都等你。等你出来之后,我就嫁给你。”

这一等就是26年。2015年4月,赵余权刑满释放,王小阳到永州接他。如今,二人已经结婚,并于去年6月有了儿子。每天,赵余权捕鱼、打扫村道;妻子王小阳卖鱼,同时洗衣做饭、补网编绳,并小心孕育腹中的第二个孩子。他们的经历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关注。

昨日,赵余权和王小阳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专访。

相识 击退流氓获得崇拜

华商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赵余权:我是在社会上“混”的,曾因盗窃罪坐过4年牢。出狱后又去昆明继续“混”。我们认识是在1989年,当时我住的宾馆旁有一家小饭馆是她亲戚开的,她就在那帮忙。我知道她是我的小老乡,有时吃饭时会点头笑一下。有一次我去吃饭,有几个小流氓欺负她,对她动手动脚,我看不过,就上去跟他们打了一架,后来宾馆保安报警,警察过来处理,把他们带走了。她一直向我道谢,还买了烟送我,我没要。她打工不易,怎么能要她的东西呢?

华商报:对对方印象如何?两人接触得多吗?

赵余权:我一直觉得她就是一个小孩子,我们没什么接触,也不曾聊天,和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聊的呢?也是自那次打架之后,对她加深了印象,有时会聊聊。1989年快到年底时,我准备回家,她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不好说,如果没事就回来,如果出事了就回不来了。我告诉她,我不是个好人,之前犯过事。她一听就哭了,但还是问我要了地址和电话,也把她的电话留给了我,说保持联系。

王小阳:印象很好。我觉得他很厉害,很崇拜他。他还买书给我,让我学点知识。

分离 锒铛入狱被判无期

华商报:你是何时被判入狱?

赵余权:1989年底,就在我离开昆明后不久就在岳阳被抓了。因为之前打架造成故意伤害,还有持刀抢劫等旧案,我被判处无期徒刑,在永州监狱服刑。

华商报:你们再见面是何时?

赵余权:我开始服刑后,有朋友从昆明来看我,朋友说她一直问起我的情况,我说你就把实际情况告诉她吧。1990年初,大约是春节过后,她工也不打了,跑来看我,见到我后就开始哭。我把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她,我说很感谢你来看我,但你不要再来了。一个月后她又来了,问我要坐多久牢,我说我是无期,最少也十几年。她说,我等你啊。我说,你一个小孩子等我干什么呢?你是不是傻?她又哭。

华商报:听说在狱中你被加过刑,为什么?

赵余权:虽然我一直让她不要再来,但她坚持每个月都来看我。人心都是肉长的,她就这样坚持了4年,我很感动,也很心疼,我说,你要等就等吧,我来想办法。我很想早日出去照顾她,这个想法太过强烈,我不计后果地越狱了。第一次越狱成功,我逃到柳州,打算逃往越南时被抓了回去,被加了4年刑。虽然加刑了,可我还是渴望出去,渴望照顾她,之后我又因组织越狱被加刑7年。我把真相告诉她,她哭着说你不要想着快点出来,该坐多久就坐多久,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出来我们就结婚。也正是因为她这句话,让我清醒了,才开始安心改造。因为认罪伏法、服从管教,完成生产任务,我得到了加分,减少了一些刑期。我还在狱中参加了成人自考,学习政治经济学,用4年时间通过15门考试,拿到了结业证,也得以加分减刑。

等待 坚持每月探视通话

华商报:为什么要等他?

王小阳:虽然之前相处时间不长,但他是我心中的英雄,我就是认定他了,哪怕等他一辈子都行。

华商报:家人是什么态度?

王小阳:家人不干涉我的事,随我做决定。

华商报:这26年都做些什么?在哪里生活?

王小阳:我在邵东廉桥(赵余权的家乡)一家小餐馆务工,等待他刑满释放。

华商报:这26年,你们多久见一次面?

赵余权:监狱有规定,每个月只有一次探视机会,每次1小时,还可以打一两通电话,每次15分钟。这26年来,每个月她都来看我,每个月我都会给她打一通电话。

再聚 承包水塘将生二孩

华商报:出狱时见到对方,感受如何?

赵余权:我是2015年4月3日出狱的,她来接我。虽然每个月都见面,但真的见到对方时,我们都很激动,她抱住我大哭,眼泪一直流,眼睛都哭红了。一个女人,从13岁到39岁,等了这么多年,她头发都白了几根。我心里很难受,说她,你怎么这么傻啊,她还是哭。

华商报:你们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家人是什么态度?

赵余权:我出狱后20多天,我们就结婚了,当时没有领证,摆了酒席。但我们最近就要去领证了,因为要生老二,得凭结婚证办准生证。家人都很支持我们,很多朋友很佩服我,说很多人因坐牢妻离子散孤独终老,我才出狱没多久就结婚。我也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这就是缘分吧,很不可思议。

华商报:现在你们以何为生?每月收入有多少?够生活吗?

赵余权:我承包了七八个水塘,靠养殖和捕捞鱼虾、田螺等,每天能挣一两百元。加上平时给村里打扫卫生,参加治安巡逻队,每个月一共能挣6000多元吧,两个人生活还是没问题的。

华商报:等孩子长大了,会给他们讲这段经历吗?

赵余权:现在大儿子快1岁了,老二明年春天就要出生了,等他们长大我肯定要给他们讲的,算是现身说法,给他们些警戒吧。孩子的教育引导很重要,我不能让他们再走邪路。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均为网络转载内容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中国梦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admin@zgmw.co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ad-side300-430
300-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