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logo
ad-c-960-90

从《白日焰火》谈中国电影国际化

近日,华语电影《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上一揽双熊,成为中国电影在走向国际化的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步履依然沉重。通过分析,我们发现《白日焰火》从拍摄内容、审美趣味到技术制作、艺术风格,都具有明显的国际性,而其对中国特色与国际视野的处理也恰到好处。对这一影片国际性的探讨可以为中国电影走出国门乃至中国软实力的增强带来很多启示。
  关键词:《白日焰火》;中国电影;走出国门;国际化
  2014年2月16日,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在这一届电影节上,华语电影《白日焰火》一揽双熊,获得了最佳影片金熊奖及最佳男演员银熊奖,这是第五部获得金熊奖的华语电影,也是华人演员第一次获得柏林影帝。这一荣誉是中国电影在走向国际化的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追溯往昔,好几代电影人都梦寐以求中国电影能够走出国门、拥抱世界,他们期待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能通过电影了解中国。但“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让中国电影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任重道远。
  首先,中国电影的国际传播力和影响力不足。相对于应用广泛的英语,汉语在传播上的确存在一些阻碍,因此传播汉语、提高中国电影的海外认可度是非常重要的。
  其次,由于受到全球经济一体化和西方强势文化的巨大冲击,中国当代文化自身就缺乏足够定力,加之模仿、照搬之风盛行,导致文化模式被歪曲、降格甚至肢解。
  除了电影自身的问题,一些传播过程中的技术性障碍也不容忽视。对于中国电影,导演冯小刚这样强调:“汉语在全世界的电影市场里是“少数民族”语言,外国观众看汉语的字幕、翻译都有困难,但为适应外国观众而“削足适履”,更得不到外国观众的认可。”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成功走出国门、走向国际的华语电影《白日焰火》带给了我们更多、更深入的思考。
  第一,本着“内容为王”的原则,《白日焰火》以故事吸引人,以情感打动人,注重电影的艺术性。
  詹姆士·沙姆斯这样称赞《白日焰火》,“它并不依托触碰政治敏感地带来得到关注,而是单纯地以故事作为竞争力。”电影的情节出人意料,扑朔迷离,扣人心弦。电影的开头描述的是五年前的一起碎尸案,使得全剧笼罩着一种令人窒息的阴暗气息。之后电影的情节也都不按全套路出牌,处处充满着种种解不开的谜团。离婚失意、性格软弱但却富有职业操守精神的警察——张自力,一直被“假死”的丈夫监视和控制而麻木苟且偷生的冷艳女子——吴志贞,暗恋吴志贞却患有性功能障碍的变态洗衣店老板——荣荣……这些人物角色本身就裹挟着解释不清的因子,人物之间的关系又都充满了矛盾和纠葛,说不清道不明的人际关系与人物行为让这部影片更加引人揣度。
  此外,白日焰火这个名字就是极具意义的。有人这样解释,白日焰火形容的是两个人的形象,一个是张自力,一个是吴志贞。张自力本应该是一个优秀的警察,却只能当一个保安。吴志贞是一个美丽的女子,本应该享受幸福,却得不到一份正常人就可以拥有的爱。当然,电影中给了“白日焰火夜总会”一个大大的特写,夜总会——一个供世人释放情感的地方,这便贴合了“白日焰火”的主题中对人与性的关系的讨论。
  总之,在电影内容和角色设定上,《白日焰火》技高一筹,全篇都包裹着人文主义救赎的思想,电影富有质性和知性,这也是它能够走向国际化的重要原因。
  第二,《白日焰火》做到了迎合受众口味,寻求到了世界审美的共同点。
  巴拉兹认为“任何一部影片要在国际市场上受到欢迎,先决条件之一就是要有为全世界人民所能理解的面部表情和手势。”因为电影艺术是走向世界的,所以要综合考虑不同民族不同国家观众的审美差异,在更高的层面表现精神和思想,尽可能地去寻找人类对审美的共同追求。
  《白日焰火》的剧本几经修改,在保证个性十足的前提下还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它可以被普通观众接受。这部影片抓住了对人性思考的这一世界性主题,也就抓住了世界范围内受众的胃口。可见,在迎合受众口味、寻求共同审美点上,导演刁亦男确实是狠狠地下了一番功夫。
  第三,在电影技术制作上,《白日焰火》独具匠心,它采用了“黑色电影”的艺术风格,使得这部电影的艺术特色得以升华。
  在《白日焰火》中处处弥漫着一种无处不在但又莫可名状的气息,这种气息萦绕着所有的人和物,人们过着的都是一种阴暗而压抑的生活,整部影片都是这样的一种气场。电影中有这样一段旁白——“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的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一生?不动声色下的挣扎,又有多少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了?但即使百分之一的光,也能温暖百分之九十九冰冷的心。”字字包含着黑色阴暗的成分,这种似乎在展现乐观态度的表达反而给人传递了一种抑郁的情绪,黑色技法的运用可见一斑。
  第四,作为一部与美国独立电影人丹尼尔·J·维克托合资拍摄的电影,《白日焰火》发挥了合作效益的作用,又保持了中国电影的相对独立性,突出了中国文化特征,在中国特色与国际视野之间巧妙地把握住了平衡点。
  与有实力的国外电影公司合作拍片或者邀请外国独立电影人加盟的这种方式,既可融资、降低投资风险,又可有效利用对方的市场发行网络和渠道。对中国电影而言,合拍、合资是中国电影交流的一个重要方式,是中国电影学习、吸收国外电影优秀制作经验的重要渠道。
  综上所述,我们发现《白日焰火》从拍摄内容、审美趣味到技术制作、艺术风格,都具有明显的国际性,而其对中国特色与国际视野的处理也恰到好处。虽然说中国电影走出国门、拥抱世界还需要我们付出更多的努力,但《白日焰火》的成功为我们提供了经验和发展方向,就当前的发展前景而言,只要我们集中力量、坚定信念,全面进军国际市场是可实现的。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均为网络转载内容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中国梦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admin@zgmw.co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ad-side300-430
300-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