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logo
ad-c-960-90

郝海东:世界杯热太肤浅 熬夜看球真喜欢足球吗?

一次头球争顶,差点要了石磊的命。这是发生在1996年甲A赛场上的一幕。虽然命保住了,但石磊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右肾重度挫伤,因此石磊不得不提前退役。 1996年甲A联赛第四轮万达队客战延吉,石磊在争顶落地时摔伤,尽管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右侧一阵巨麻,但还是坚持踢完了全场。事后去医院检查,右肾重度挫伤,肾体被血水包围着,肾体的外膜因为血水的增多而膨胀了一倍多,几乎是一碰即破,极有可能危及到生命。尽管之后石磊伤愈,但他不得不因伤在1997年提前退役。

作为昔日的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前锋,郝海东无法理解这个夏天出现的一种盲目“世界杯热”。他在21日以形象大使的身份,对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提出两点建议:第一,各方调研已经做了够多,落实才是硬道理;第二,没有一套专业、全面的体系,效果只能是普及人口,却难以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

“发展足球一定要专业和职业,尊重人的规律,项目的规律,而不是所谓咱们经常换个教练,讨论打什么战术,”郝海东此间在奥体中心接受专访时说。今年44岁的他已经退役多年,但体型保持得仍与当球员时一样,整个人充满活力。

他对一些世界杯天天熬夜看球的人群,是否真正喜欢足球,表示疑问。“有人说‘我喜欢足球’。可你真的喜欢吗?你真的踢过吗?让孩子踢过吗?真正从事了吗?真正理解足球了吗?不知道。我很不理解,(有些人称)什么‘我的荷兰’。你是中国人。奏国歌每次升国旗我都会唱,这些才是足球带给大家的。”

郝海东还强调,要想让足球从根本上改变,必须看到冠军光鲜的背后,那些专业型人才数十年的扎实工作,和一整套体系的建立,而不是“去年看西班牙”,“前几年看巴西”,“而今年又看德国、哥斯达黎加”。

“德国足球能有今天,是10几年前,他们就意识到了,‘我们可能在体系培养上有问题’,随即做出了改变。谁带他们做出改变的?是当官的吗?不是。是贝肯鲍尔、鲁梅尼格、克林斯曼这些人。西班牙是阿拉贡内斯,博斯克,也包括卡马乔这些从事足球的人。”

与足球强国对比,郝海东认为,我们最缺的就是“落实”二字。

“邓小平同志二、三十年前都说,足球从娃娃抓起。我们今天还在说,可这些孩子们还是‘娃娃’。怎么抓了,到底抓什么了?大家具体落实的时候,怎么去做?谁在做?如果没有这些,大家又是讲完,然后你喝着啤酒,挺着大肚子,戴着眼镜,在电视机前,输了球骂骂,这是最可怕的,”郝海东说,所有这一切,不职业,不专业,不尊重规律,“一定没得赢”。

“落实”的重要性也得到前国家队教练金志扬的赞同。他在当天一同出席校园足球冠军杯开幕式时说,“我们的差距还在落实,问题都认识到了,关键在于全面落实。中国那么多校园,光大学3000多所,(校园人口)甚至超过了荷兰人口。我们的问题就是‘不认真’。如果认真干10年,肯定有希望。”

郝海东说,目前我们校园足球“最重要的是体系建设”。“如果想为中国足球的改变和成绩的提高,来达到大家的心里目标,那就需要真实设计好它的体系,包括竞赛体系、培养体系、组织体系等。”

他举例说,国外孩子5岁开始踢球,7岁就已经有成建制、体系的联赛。“他们孩子到13岁,每年打的比赛已经有几十场。他们7岁的孩子一样坐着大巴,有队医跟着,去客场,跟俱乐部一队都一样的。”

郝海东还举了日本的例子。“日本的校园足球联赛,办了90多届,最后的决赛,在国立体育场,有电视转播,观众爆满。这也是他们20多年为什么总能赢。而且,他们足协最专业的人,都在这个系统里。”

中国男足现在的一个顽疾仍是“锋无力”。作为国家队昔日的锋线“尖刀”,郝海东说,如果现在的孩子们,从小能有高水平的教练培养,“不用多,只要几万人口,我相信肯定10年后比我好的大把”。

对于校园足球的未来,郝海东强调,“一切事情没有捷径。只有踏踏实实做个10年、20年,你才能看出有一点成绩。可没有这些,我们在亚洲都没机会。”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均为网络转载内容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中国梦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admin@zgmw.co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ad-side300-430
300-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