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logo
ad-c-960-90

姚谦解读台北电影节 鼓励独立个性电影人

7月19日,第16届台北电影节在台湾闭幕。曾在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金马奖都摘取过电影音乐类奖项的著名音乐人姚谦,受邀成为此次电影节评审团成员。这是姚谦第一次接触电影节,他与评审团成员“闭关”8天,从400部影片里精选出40部,过程自然是不甚辛苦,但姚谦却觉得收获满满。电影节结束后,我们也对姚谦进行了采访,从而也了解到这个独具个性和气质的电影节,以及他作为音乐人与电影的不解之缘。

欣喜:电影节鼓励独立个性

在对电影人的影响力上,台北电影节足以比肩釜山电影节,全球很多优秀影片都乐意前来参展,但竞赛单元只能是台湾本土的影片参与。

“台北电影节还有一个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为鼓励这些独立的电影人,每年会从已获奖的电影里再挑一部,授予“电影首奖”,给予100万的现金奖励。而且,它是唯一一个,把商业电影与纪录片、动画片放在公平的地位来一起评审的电影节。”姚谦介绍,100万在内地电影行业或许微不足道,但因为台湾电影行业不象内地,有那么多的资金投入,也不考虑市场,所以,台湾电影人往往都比较穷,100万的奖励对于他们而言已具备很大吸引力。今年的百万首奖就去授予了纪录片《不能戳的秘密2:国家机器》,而这已经是纪录片第五年获得台北电影节的百万首奖。“台湾电影曾辉煌过,这几年因为经济不太景气,整个电影市场不象过去那样红火,但是,这个不太景气的经济环境,却意外形成纪录片的“黄金时代”,不得不让人觉得欣喜和安慰。”

今年的最佳导演奖由缅甸华裔赵德胤摘得,非科班出身的他,领了7个人,在缅甸偷拍10天, 完成了《冰毒》这一部呈现完整且真实缅甸社会的影片。姚谦称这部影片“非常有独立性,又好看”。导演赵德胤也非常感谢著名导演李安、侯孝贤在片子开拍前给予的肯定和制度。

遗憾:没有音乐奖项入选

作为资深的音乐人,首次涉足电影节的姚谦,最为关注的也正是电影节的音乐类奖项。但这一次的台北电影节并没有音乐类奖项入选,让他也深感遗憾。“台北电影节的音乐类奖项并不是常设的,比如别的电影节会设定这个奖项,一定有一个电影可以获这个奖。台北电影节的音乐类奖项是由评审题名,足够好才能成就这一奖项。”姚谦表示,这一次没有音乐类的奖项,也让他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去多多支持电影音乐的创作。

前一阵在贵州举办开机发布会的电影《侗族大歌》,正是姚谦担任音乐统筹。姚谦称,在撇开从前那种为数字而努力工作的思维后,自己也在重新思考,如何更好的、更多的支持那些有想法的电影音乐人。

感动:张艾嘉的努力令人敬服

今年的台北电影节正好是张艾嘉担任主席的第四年,电影节主席四年一届,今年正式移棒给台湾电影界极具代表性的制片人李烈之手。

姚谦坦言,自己此次担任电影节评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张艾嘉。姚谦与张艾嘉多年好友,她这些年为台湾电影热情、积极的奉献,令他非常敬服。“张艾嘉和李烈,这两位女性都是很有担当的电影人,这几年她们努力地留在台湾贡献电影事业,也留下许多好看的片子,让很多台湾电影人都深受鼓舞。

除了电影节主席,此次电影节斩获最佳男女主角的李康生和陈湘琪也是姚谦非常欣赏的艺人。姚谦介绍,算上这一次得奖,李康生已经把亚洲影展里除了中国内地以外,所有的最佳男主角类奖项全都收入囊中。而陈湘琪还是新人的时候,自己在杨德昌的首部电影《独立时代》的试镜照片里看见还是新人的陈湘琪,就惊为天人。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如今摘得最佳男女演员奖项是实至名归,“李康生在得奖前轻微中风,陈湘琪在拍摄《迴光奏鸣曲》时扭伤了脖子。我觉得,因为无论是从岁月的考验还是自身的努力而言,他们今天所得的褒奖都当之无愧。”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均为网络转载内容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中国梦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admin@zgmw.com

精彩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ad-side300-430
300-ad